關於部落格
普通讀者的叨叨絮絮。
  • 37739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再續寵物緣

你養寵物嗎?

在鄉下度過的童年歲月一直有寵物相伴,包括伯父那隻專門養來攻擊弱小的神經質土狗,牠出口既狠又快又準,受害者涵蓋念小學時的小姊姊,她的小腿肚上至今還留有牠的咬痕;還有跟著母親和我回家的流浪小花貓,牠獨立而神秘,除了會幫忙抓老鼠,連鑽進門來躲雨的龜殼花也不放過,兩相比較之下,我自然愛貓勝過狗。

當然,那時候還不流行「寵物」這個稱呼,狗就叫作狗、貓就稱作貓。

長大後,我收養了公司看門狗(母土狗)與對面公司看門狗(公狼犬)自由戀愛所生的六隻混血小犬之一,小時候的牠咬壞了我的沙發、床墊和所有桌椅的腳,成長過程中跟著我上山下海,足跡遍及澎湖離島與台灣各地,結合土狗與狼犬的特點,牠很聰明、機警、忠誠,是隻天生的看門狗。

 

只不過,牠終究也有離開的一天,在陪伴我12 年之後,卻在鄉間因好奇嗅聞農人安置於田間的老鼠藥而中毒身亡。

在狹小的都市空間養寵物並不人道,但每回看到等待領養的貓狗照片就很心動。

小姊姊在去年認養了一隻流浪貓,身上的花色和臉部的無辜神情像極《史瑞克》電影裡的鞋貓劍客。看她照顧起來不怎麼費力,我就跟她表明認養流浪貓的意願。

幾個月以後,小姊姊在擔任動物志工的朋友幫忙下,捎來一隻流浪貓的數張照片,要我確認收養的意願。

照片裡是隻楚楚可憐的小貓,牠讓我想到宮崎駿《魔女宅急便》裡的
KIKI,毫不猶豫,就是牠了。



KIKI 是小女生,四月十日走進我的家門,當時還未滿半歲。

第一天,遠從中壢被載過來,抵達時已經是晚上了,可能有點暈車吧,她的模樣怯生生地,整晚不吃不喝,只是小心翼翼地在屋內四處走動及探索。

KIKI 身上的深色毛髮雜亂無章,左右也不對稱,在鏡頭下一團黑,眼睛不張開時還真分不清楚五官,這是她的腳底板,像穿著一隻可愛的小黑襪。

第二天,KIKI 終於開始進食,一半的時間用來補眠,另一半時間用來追逐所有會動的物品,包括為她添購的小彩球和各式
逗貓棒、旅行背包上的扣環、從衣物垂下來的腰帶,以及她自己那微微擺動的尾巴。

半個月過去了,KIKI 變得結實而自信,隨時以各種彈跳姿態展現貓科動物狩獵與伏擊的本能。她爬上所有能攀爬的傢俱,爬不上就用跳的,跳不準當然就免不了跌跌撞撞了。

好奇的大眼睛閃爍著精明的光芒,
KIKI 除了迎接家人進門時的喵喵兩聲外,一點也沒有淑女該有的溫柔。看到紙袋就想往內跳,遇到紙箱就會往裡頭擠,床底和衣櫃更是她的最愛!

年輕真好、調皮真好、搗蛋真好。想到有一天她可能會變成過度肥胖的慵懶母貓,我就愈加珍惜她現在輕巧的頑皮模樣。
 
延伸閱讀:
1. 全世界最滯銷的「玳瑁貓」? 養過的人都說讚!
2.
我家的大美女KIKI (Facebook相簿)


以認養代替購買  以結紮代替撲殺

﹝後記﹞在等待領養 KIKI 之際,恰巧在捷運站看到這則由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刊登的公益廣告我不愛玩躲貓貓,它以街頭棄貓的觀點書寫,用字淺白易懂,是公益廣告中少見的動人佳作,沒找到橫版廣告,跟大家分享直式版本。

廣告文案內容;

明天,我要躲在哪裡?
DK-75172677-FL?還是0778-QK
從被主人遺棄的那天起,我每天都在找答案。

以前在家躲衣櫥、躲床底下、躲紙箱中的開心日子,已經快記不起來了,
被主人遺棄的我、小白、灰灰.........每天在街頭,都被迫一定要玩這種暴力遊戲,
當鬼的甚至還沒數到三,就開始無止盡追殺。
他們可能是拎著石塊的哥哥、佈下捕獸夾的老伯伯、拿著BB槍的叔叔,
甚至是一通電話就來的,穿著制服抓我們去安樂死的陌生人。

我們的未來是看不見陽光的,永遠不會結束的黑夜,
即使大白天,也只能躲在車子底下的陰影中,
隨時左顧右盼、提心吊膽,從這輛車竄逃到另一輛車,
為了保住一條命,我們的明天、後天、大後天都只能是拼了命地逃躲。

不過,之前被捕籠帶走的小白,居然開心的回來了,
聽說那是一群愛貓的人纇,參照在歐美盛行的社區TNR街貓結紮行動,
透過誘捕(Trap)、結紮(Neuter)、放回(Return),
將我們這些街貓結紮、除蚤後再放回原來的社區,
數量獲得控制,期望能和人類快樂相處。

所以,我等著那麼一天,我們能走出車底,在陽光下跟人類玩著躲貓貓,
重新享受真正的遊戲時光,而不需要付出生命代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