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普通讀者的叨叨絮絮。
  • 37739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唐吉柯德沒閒著

對於中華民國政府的作為,早就無話可說,衛生署長楊志良日前發表的「頻繁選舉,禍國殃民」就說明了一切。不管藍綠,一旦成為執政黨後便以政黨利益、以勝選、以財團為考量,人民的福祉皆可暫擱一旁。雖然我們一直認為可以用「選票」來對抗令人失望的政府,但礙於台灣社會長期以來藍綠對立嚴重,每逢選舉,大多數人即使對政府施政不滿,最後黨派情結仍會戰勝政績考量,人民含淚投票的結果是縱容出短視傲慢的無能政府。
 
只要人民無法超越黨派情結,為公共利益團結起來,政府自然就可以有恃無恐、為所欲為了。
 
對政府施政背棄人民具有相同感慨的,還有 Michael Moore 這位美國導演。
 
雖然許多影評家及影迷認為 Michael Moore 不過是個視野狹隘、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紀錄片導演而已,甚至還有導演同業特別拍片來駁斥他的觀點。但是作為一介勢單力薄的美國小市民,透過一部部淺顯易懂的紀錄片,多少能一窺政府如何(勾結財團)吃定老百姓的局部樣貌,在激發人民監督政府施政上,Michael Moore 的努力是值得肯定的。
 
繼透視產業外移的《大亨與我(Roger & Me)》、檢視美國以恐懼治國的《科倫拜校園事件(Bowling for Columbine)》和《華氏911(Fahrenheit 9/11)》之後,Michael Moore 也沒閒著,分別在2007 年以及2009 年先後推出《健保真要命(SiCKO) 》和《資本主義:一個愛情故事(Capitalism: A Love Story) 》。
 
在《健保真要命》中,Michael Moore 走訪加拿大、法國、英國和古巴比較相關施政,試圖揭發美國醫療保險(非全民健保)和藥價市場的不公義及黑暗面。由於日前美國國會眾議院才以 219 票對 212 票低空通過歐巴馬所提的健保改革案,回頭去看《健保真要命》,就能體會副總統拜登在 3 月 23 日簽署健保革新法案典禮上對歐巴馬脫口而出「總統先生,真他媽的了不起 (Mr. President, it's a big fucking deal.)」時的興奮之情了。
 
 
在去年威尼斯影展大放異彩的《資本主義:一個愛情故事》則從次貸危機說起,控訴金融風暴的根源與資本主義的惡質。
 
 
片中,看著 Michael Moore 開著一輛運鈔車直衝華爾街,或拿著擴音器在 AIG 大樓前作勢逮捕 AIG 集團董事長卻不得其門而入、或代表美國納稅人在 Goldman Sachs 大樓前索討被財團搶奪的巨額稅金(用來提供金融機構紓困)而遭警衛阻擋,甚至利用黃色膠帶將紐約證券交易所當作犯罪現場圍繞起來,並呼籲交易所從業人員出來投案…… 讓人不禁想到唐吉柯德挑戰巨大風車的畫面,許多觀眾在笑到眼淚狂飆之際,也為自己的弱勢感到悲哀。
 
如同 Michael Moore 先前推出的紀錄片,《資本主義:一個愛情故事》的歸納也被不少財經專家批評為過度簡化金融危機的肇因,但是就像「阻斷毒品走私管道便能有效降低吸毒人口」的推論是普羅大眾一聽就懂的簡單邏輯一樣,Michael Moore 不夠嚴謹、不夠完美的論述,卻是能跟平民百姓打交道的語言,在引導人們培養挖掘事實真相的習慣上,其努力畢竟是值得肯定的。
 
 
延伸閱讀:
 
 
財政不能這樣玩
 【經濟日報╱社論】 2010.03.28
  
最近提出了很多加稅或提高費率的方案,但幾乎全受到批評,連較少受批評的房屋稅分級課稅辦法,吳揆也擔心被認為是要加稅而決定暫緩。提高稅費這麼困難,除了選舉的考量之外,下述案例也顯示,各項政策都缺研究和整體規劃,所以理不直氣不壯。
 
馬政府剛上台就設立賦改會要做全面稅制改革,但結果卻幾乎和其中的學者不歡而散。政府沒照整體規劃的理想進行稅改,反而急著大降遺產稅,甚至想讓證交稅減半。這種先獨厚富人的做法,當然使目前要對一般人加稅的政策被認為是很不公平。
 
政府現在即使要對富人加稅,也因缺乏其他減稅的方案來做交換的籌碼,而不易得到富人的支持。而且現在對富人零星加稅也已難被一般人認為足夠公平。例如,政府想課豪宅稅或對高價的房屋課較高的房屋稅,表面上雖是對富人加稅,但所加的不過是公告房價的千分之四甚至千分之一;而降遺產稅的政策卻一口氣降了房價的百分之四十。換言之,一次遺產稅省下的稅金夠納新增的房屋稅一百年甚至四百年,怎麼算也對富人很有利。而我們也曾指出,豪宅稅並無助於平抑房價。因此一般人很難認為政府在努力追求租稅公平。
 
台北市政府提出的景觀稅和三角窗房屋加稅,則因不講道理且不可行而難被接受。各種廣告設施破壞景觀的程度不一,有些甚至還算美觀或成為都市特色,因此很難客觀公平課稅。而比大部分廣告設施更破壞市容的違章建築和公共建設工地卻不必課稅,也很不公平。三角窗店面的價值並不在房屋,而在地點,也就是土地,但政府已對三角窗土地核定較高地價而課較多地價稅。政府若認為不夠,應該再調高地價,而不是便宜行事而調高三角窗房屋的房屋稅。
 
健保費調漲的問題在一番辭職風波之後,以政府補貼低收入者來打圓場。但這種用政府補貼使帳面上虧損減少的做法,一方面是掩耳盜鈴來隱藏實際上由政府承擔的虧損,以致使人民更感受不到健保該改革的壓力。另一方面,這每年121億的補貼,也將成為一部分人的既得利益,未來的改革若不將這補貼持續下去,也將更難得到足夠的民意支持。所以一個顧全高官面子的草率政策,不只擴大長期的政府赤字,也使未來健保更難合理改革。至於費率調漲的負擔都落在薪資所得的不公平性,雖然我們一再批評,政府卻像完全聽不見。
 
加稅費既然困難,政府就想到要賣祖產。朱立倫副院長日前說,國有地有194萬公頃,市值達21兆,這些土地若好好開發將創造很大利益。政府確有一些土地可以利用,但朱副院長講的這些國有地占全國土地一半以上,朱副院長應該知道其中很多是不能開發利用的山林河川地,或已當道路和機關用地,甚至是畸零地,真正可以在短期內開發變賣的不多。朱副院長若誤以為政府還有21兆土地可支持財政,不只低估以後執政者變賣祖產的意願和能力,也將誤導政府和人民進入無法承擔的政府赤字與負債。
 
朱副院長也不當地主張成立公共建設基金,不受政府舉債上限而拿郵儲等四大基金的資金,來從事有還本來源的公共建設。若有那麼多公共建設可以真有自償性,以前的政府為何不做?民間為何不投資?政府又為何無法由以後大量公共建設取得收入來還債?馬政府已多次想用不當的方法逃避法律明定的政府舉債上限,並要挪用人民儲蓄的四大基金。有會計背景的朱副院長豈可跟著拿虛構的自償性來支持這種會讓財政甚至四大基金崩潰的做法!
 
 
房屋稅分級喊卡 豪宅稅免了
政策變變變 財長還拍馬屁說:卡得好
 蘋果日報】 2010.03.30
 
【徐珮君、陳郁仁、陳瑩欣╱台北報導】財政部研議中的房屋稅分級稅率,經過兩周發酵,昨天正式喊卡。財政部長李述德、經建會副主委黃萬翔、內政部營建署副署長許文龍昨天在行政院新聞局連袂召開記者會,針對房屋稅改為五級稅率,李述德強調「目前時機不適宜」,至於何時實施,也沒有時間表,意即房屋稅及地價稅率全都維持現狀。
 
朝令夕改
行政院長吳敦義上周六針對被外界視為豪宅稅的房屋稅調整方案發言指出,「房屋稅是地方稅,中央不必太過干預」,等同財政部完成規劃的草案又被喊卡,吳因此吳被稱為「卡卡院長」,李述德昨為吳揆叫屈說,「這樣對院長很不公平,我們看了都很心痛」,「院長是要解決問題,卡得好、卡得正確!」
 
根據房屋稅修正草案,自用住宅房屋稅單一稅率一點二%,擬改依房屋評定現值高低,從一點一%到一點八%共分五級稅率,現值十萬元以下維持免稅,估計一百九十萬戶民眾可以降稅,三十萬戶必須加稅。依此試算,民眾若擁有現值二十萬元的小公寓,修法前須繳稅兩千四百元,修法後可少繳兩百元;若住在台北市的帝寶,每年房屋稅要多繳七萬五千元,儘管金額有限,但極具宣示意義。
 
財長:再研究非喊卡
孰料政策急轉直下,基層縣市政府財政人員說,原以為財部終於有魄力執行賦改會提案,沒想到遇選舉就轉彎,擴增財源期待落空,令人遺憾。
 
房屋稅、地價稅稅率修正案急喊卡,各界批評政策變來變去,李述德昨早先赴立法院財委會說明,下午則先後在新聞局、財政部開記者會緊急滅火。
 
媒體詢問李述德是否因吳揆一句話,就為研究近兩年、即將送出的計劃踩煞車,他急忙否認:「我是部長,我要負全責,院長只是要我謹慎。」至於原應於月底送出的案子,李述德卻說「案子還沒送到我的辦公桌上」。
 
李述德指出,現在景氣還在復甦中,不可能對一個大病初癒的人抽血,一定要有好的時機才能推行,至少要等到地方政府的評定現值確認、稅基修正方向明確了,才能夠執行,預料二○一一年之前都不會再做調整。
 
吳揆臨時將政策喊卡,引來朝野立委批評。綠委陳亭妃說,拜託政府頭腦清楚點,「台灣的人民和社會沒辦法讓你這樣搞」。對李述德誇吳揆「卡得好,卡得正確」,綠委蔡煌瑯痛批李拍馬屁,「被甩了一耳光,還有臉皮說卡得好」。
 
吳:豪宅稅尊重地方
藍委徐中雄也說,「房屋稅分級稅率」本可抒發中產階級對稅率不公的不滿,吳揆現在卻喊卡,「西瓜要靠大邊,他靠錯邊了」。
 
面對外界質疑,吳敦義罕見發新聞指出,房屋稅是地方稅,房屋課稅價值評定屬地方政府權責,「是否調整豪宅課稅現值,中央政府應尊重地方政府,對地方政府準備課豪宅稅『從未喊卡』。」吳揆表示,目前經濟景氣尚未完全復甦,庶民賴以安居的自用住宅,不應加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