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普通讀者的叨叨絮絮。
  • 37974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刈菜的記憶

經過近一個月早出晚歸的上班族生活後,我得到三年以來第一次的嚴重傷風,上天似乎要我一次用掉該有的疾病配額,喉痛、頭痛、鼻塞、聲啞,一樣緊接著一樣到來,連續騷擾我將近兩個星期。

今天早上,躲在溫暖的被窩裡,想起這些日子以來盡是以三明治和便當草草解決一天中的午、晚兩餐,突然湧起想要自己做菜吃的強烈衝動,顧不得利用周末補眠的需要,我披上厚厚冬衣,準備上菜市場買些青菜炒來吃。

蔬菜的價格依然居高不下,我買了燉煮羅宋湯的材料,有馬鈴薯、胡蘿蔔、洋蔥、高麗菜和番茄,其中的高麗菜和番茄貴得嚇人,但是想到在寒冬裡來碗熱騰騰的羅宋湯時的那種溫暖,我就爽快地付了錢。

然後,我看到那堆深綠而貌不驚人的芥菜,啊,又到了吃芥菜的季節了嗎?!

對我而言,芥菜是最能傳遞母愛的菜餚之一了,我們習慣用閩南話叫它「刈菜」,過年期間為了討喜氣,也習慣稱它「長年菜」。小時候,自家種植的刈菜長得十分肥美,母親習慣用煮雞的湯頭來熬煮刈菜,在油脂與蒜頭的催化下,刈菜與湯都非常鮮美,這道菜儼然成了農家在過年期間的桌上佳餚。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刈菜的滋味,因為它味帶微苦,如果處理不當,苦味會更明顯,很多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呢!

都市人習慣用更細膩的方法來處理刈菜,許多大廚只取刈菜中心的嫩葉和顏色較淡的葉梗,切段、川燙後加上干貝一起烹煮,起鍋前來個小小勾芡,干貝的鮮甜覆蓋住刈菜的苦味,這道菜搖身一變成了頗受歡迎的餐宴名菜。

我記得母親每次吃到干貝芥菜時都會流露出讚嘆的表情,她覺得可以把這麼廉價的食材煮得如此美味,真是不簡單啊!

可是,我卻更懷念母親烹煮的刈菜。

一鍋刈菜在簡陋的屋簷下吐著熱熱的白煙,我早已忘了刈菜當時的滋味,因為母親的愛剔除了當中的苦澀,只留下芬芳的童年記憶。

我吃著自己煮的刈菜,淡淡的苦味後散發出些許的甘甜,但跟母親的手藝還是有很大的距離。想到再也吃不到母親煮的長年菜,眼淚終於忍不住掉了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