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普通讀者的叨叨絮絮。
  • 381791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與兩千年歷史面對面

短短三個小時只夠在秦始皇陵兜上一圈,還不足以細細閱讀兵馬俑面部的豐富表情;連搭乘電動觀光車在諾大的西安城牆上繞一圈,至少也得花上個把鐘頭,來去匆匆的行程,絕對不適合認識西安這個古城。 西安市,陝西省的省會,古稱長安,由於有十三個王朝曾在此建都,它在中國歷史上的地位無庸置疑,特別當1974年3月29日臨潼縣西楊村村民楊志發與楊新滿等人以鋤頭在村裡掘井卻挖掘出兵馬俑遺跡後,沉睡了兩千兩百年的古老歷史於一夕間被喚醒,這裡的歷史地位忽然有了全新的鐵證,也讓西安成為聞名中外的歷史文化名城。
當乒乓外交的盛況逐漸降溫,兵馬俑外交的熱潮自此展開。造訪中國的各國元首與政要,無不期盼與這些高大英挺的秦俑合影留念,而高齡兩千兩百歲的幾尊秦俑,還經常搭著噴射機到各國拜訪,推動著另類外交官的使命。 1978年9月,法國總統席哈克在參觀兵馬俑後留下這樣的讚詞:「世界上曾有七大奇蹟,秦俑的發現,可以說是第八大奇蹟了,不看金字塔不算真正到過埃及,不看秦俑不算真正到過中國。」從此,「第八大奇蹟」便成為秦兵馬俑的代名詞。
當地的導遊喜歡提及另一段軼事:當初席哈克曾一時興起,要求見見當年挖井的老農民,中共方面讓當初送陶片到文物局的楊志發代表會面;據說,楊志發什麼都答應,就是不答應簽名,原因是楊志發不識字,勉強不來。負責接待的中共幹部只好對法國相關人員說,中國皇帝蓋玉璽,「蓋章」可是中國流傳久遠的文化,凡是文人雅士也都盛行蓋章,因此便以「蓋章」矇過了外國人。不過,中共當局還是認為此說詞並非長久之計,他們最後想出了一個方法,特別情商陝西兩位名書法家設計楊志發的簽名式樣,再由楊志發照著描繪,經過八個月的苦練,楊志發終於可以寫出一手看似洋洋灑灑的中國書法簽名。 到了1998年6月26日,美國總統柯林頓與妻女來到兵馬俑博物館參觀,見到楊志發瀟灑揮毫落款,稱讚不已,滿心歡喜地拿了簽名離開,完全不知道背後發生的這段故事。
當躋身世界第八大奇蹟的秦始皇兵馬俑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參觀博物館的人潮開始絡繹不絕。不久,當地人便想出了聚集人氣的賺錢方法,那就是讓秦始皇兵馬俑的「發現人」坐堂,簽名售書。首先簽名售書的便是楊志發,接著是楊新滿、楊彥信、趙康民等人,「發現人」簽名售書儼然已經成為博物館頗具號召力的一道景觀。 此次筆者參觀兵馬俑博物館時,簽名售書的「發現人」已經換成了楊培彥老先生,他是當年負責挖井的生產隊隊長;位於紀念品販售中心一隅的簽書會現場規定不給拍照及攝影,只見身型矮小的楊老先生戴著一副墨鏡,邊揮毫邊注意著周遭人潮,看到意圖拍照者便大聲斥責,對肖像權的維護還真是不遺餘力。 其實,當年發現兵馬俑的村民一共有九人,現在仍健在者只剩四位。由於中共當局對兵馬俑「發現人」的定義仍有諸多爭議,因此官方文件上大都避免提及任何「發現人」的姓名,就連博物館出版、用於簽名會的《夢幻的軍團》紀念冊,也以「西楊村的村民」一筆帶過。
崇尚個人主義的歐美人士對文物「發現人」的重視,恐怕是習慣「一切以黨國為重」的中國人所難想像的,特別是如此驚天動地的榮耀,怎能只讓區區九人來獨享呢?! Photos © odyssey2001. 更多秦兵馬俑照片,請參考Ramble On相簿。 註:秦始皇帝從13歲即位後便開始為自己修建陵墓,39歲時統一中國,根據《史記》記載,當時動用來修建陵墓及阿房宮的勞役者超過七十萬人;陵墓修建期間長達38年,直到秦始皇帝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駕崩方止,但是遺緒卻深深影響著後代文化。 秦始皇陵位於西安以東35公里處的驪山北麓,主要看重其群峰環抱風水好,陵墓以五十米高的土堆向外延伸,整座陵墓占地超過56平方公里,土堆周邊散佈著陪葬坑;陪葬坑由木梁和土作為阻隔,坑裡頭盡是金銀珠寶、陶製的珍禽異獸、兵馬俑與各項器皿、以及青銅兵器等等,由於部分陪葬坑被後朝的亂黨放火燒過,使得陪葬品盡成黑色。 已發現的三個陪葬坑估計容納有陶俑大軍及陶馬八千尊,從目前已經出土的一千五百尊兵馬俑來看,每尊陶俑重達兩百公斤,皆是獨一無二的創作,頭上的髮髻與面部表情栩栩如生而且個個不同,身上的服飾原本五顏六色,但在考古學家挖出土後,受空氣氧化影響,數分鐘內即漸漸剝落消失,只剩下現在我們看到的陶土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